青禾

一弧二三里,基友四五家,脑洞六七个,八九十坑啦!

[王黄]习惯成自然

1
黄少天早年的时候总是对王杰希抱有几分敌意,祸根大概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埋下了,觉得这人拽不拉叽又臭屁,黄少天当年也是个天老大我老二的主,最不喜欢那种看起来跟他一样的人。这大概也算是一种直觉,事实证明他们两个确实有些针锋相对的味道,少年天才,都被寄予厚望出道,而黄少天似乎又总微妙地输一筹,这让他很不服气。

所以在对上王杰希的时候,黄少天总忍不住怼两句,显得火药味特别重,后来连喻文州都发现了,问他是不是和王队有什么摩擦,黄少天心说没啊,我只是特别想把他摁在地上摩擦,一面理直气壮地跟喻文州说:我这是有立场有原则,敌视敌队队长有什么问题吗?有吗有吗?

喻文州见他不想多说也没多问,顶多在对方刹不住车的时候制止一下。

至于另一个当事人?王杰希,一个签名只签一个王,国家队长懒得当的人,对于这种莫名其妙的敌意完全懒得深究,反正除了比赛的时候跟这人一年也见不了几次,有必要多费口舌吗?

2
敌意这种东西,来得莫名其妙,没得也突如其来。那是个普通的冬天的普通比赛日,微草主场对战蓝雨,黄少天被冻得一边说话一边抖,差点咬到舌头,嚷嚷着要去吃火锅,吃上了还不忘发图复社,在一片“黄少天你不厚道!”的鬼哭狼嚎中,只有王杰希一本正经地回了一句:黄少天你这吃的不正宗。
黄少天一看,立马不乐意了,肉也不抢了噼里啪啦打字回:怎么不正宗了?你来吃过吗你就说它不正宗!

王杰希习以为常地撇开他吃枪药一样的口气:在北京吃涮羊肉,你得吃铜锅。

吃货省出来的人,一般都是无法抵抗吃到正宗美食的吸引力的。


原本这样的敌意就是来自于黄少天单方面的臆测,觉得这人说话一本正经肯定很高冷,饭过三巡,话匣子一开,黄少天才有些恍惚地觉得,这人说话是一本正经,但字里行间怎么透着一股不正经。

或许是关注王杰希成了习惯,亦或是觉得王杰希脑回路深不可测十分好玩,黄少天开始有事没事找王杰希聊天,说的内容五花八门,从门外经过了一只流浪猫到今天吃了什么夜宵,全凭黄少天兴之所至放飞自我。

王杰希一方面讶于这人自说自话的能力真是一流,原来场上打比赛的时候还真是手速受限被迫收敛,一方面被荼毒久了竟也有些习惯成自然,每天吃饭时睡觉前跟批奏折似的浏览一遍留言,然后挑那么一两个感兴趣的回复,有时也会礼尚往来地跟他说方士谦今天又跟网上的人吵起来了,训练营里新来了个手速很快的小剑客。

聊得久了,不止是这些零零散散的日常琐事,有时候一些苦闷也会不自觉地和对方倾诉,没办法,习惯成自然嘛。

方士谦退役发布会后黄少天几乎立刻发来了贺电:以后就是二打一了,我们二你一,怕不怕啊王杰希?

王杰希想了想说:不怕,就是有点不习惯。

过了一会儿又问他:要是喻文州退了,你会怎么样?

黄少天难得输入了半天,一通长篇大论的核心内容大概是:喻文州不在了夜雨声烦还在,怎么能让微草邪恶的魔法师有可乘之机。

王杰希失笑:彼此彼此。

3
黄少天是个凡事都喜欢究根问底的人,他跟王杰希在一起后很认真地思考过为什么会喜欢王杰希,想了很久也只能追溯到那些零落的惺惺相惜,大抵真的是情不知所起,不讲道理。

魔术师退役了之后成了战队股东,依旧经营着微草,依旧事无巨细,面面俱到,为此黄少天没少叨叨他,说王杰希你怎么那么事儿妈,怎么什么都要管,高英杰就像个傀儡皇帝,你就是那垂帘听政的太上皇!

王杰希看了一眼在自己旁边一边叽里咕噜胡说八道一边拿着PSP打游戏的家伙,Excel一关电脑一合,把人从沙发里拔起来摁自己怀里:你就不能跟我说句好听的,见天儿的数落我,我上辈子欠你的啊黄少天?

能啊。黄少天往王杰希怀里坦坦一靠,在一片兵荒马乱中抽空在他脸上盖了个戳。我喜欢你啦,贼拉喜欢,这句怎么样,好听吗爱听吗?

带着一股海腥味儿的东北大碴子腔成功逗笑了一本正经的王总。

算了算了,王杰希想,习惯成自然。

评论(8)

热度(52)